五年沉淀只做精品的app

  十四爷是被四爷赶出去的!

  前头的幕僚们安静如鸡。

  温馨在前头院子里看着善哥儿几个种地,远远地能听到四爷中气十足的骂声,然后瞄到了一眼十四爷狼狈逃窜的背影。

  心里不由的“啧啧”两声,距离远,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明显是十四爷又把四爷给惹毛了啊。

  这个不长记性的。

  果然,晚上回了听竹阁,四爷还脸色发青,边换衣服边骂十四爷有眼无珠!

  温馨想着这火是大了啊,十四爷到底做了什么,让四爷气到现在。

  四爷回来的晚,善哥儿都已经睡了,她让膳房给四爷炖了红白萝卜排骨汤,去火的!

  四爷加了一晚上的班,又被十四爷气的不行晚膳没吃多少,这会儿汤端上来,四爷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膳房也不是真的只送上汤来,还送来了配菜跟饽饽,还有两面烤的焦黄的饼子。

  四爷跟着温馨学了不少的习惯,比如把焦黄的饼子掰碎了泡进汤里。

  这样的吃法,要是以前四爷是看都不看一眼的。

   那些清新唯美的纯情女神合集

  可现在都习以为常了,还觉得味道不错,挺入味的。

  温馨在一旁陪着,四爷问她喝不喝?

  “这个汤我哪能喝,专门给你熬的去火汤。”温馨抿唇浅笑。

  四爷:……

  四爷叹口气,把汤端起来一饮而尽,又添了一碗。

  “十四爷到底做了什么,怎么让爷那么大的火气?”温馨在一旁问道,她实在是好奇极了。

  四爷听了温馨的话,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好一会儿才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温馨也是很意外,“直郡王派人暗杀废太子?”

  这……她不太记得历史上有没有这事儿,一时间惊讶极了。

  四爷就道:“这事儿还没查明白,到底是真是假还不好说。”

  温馨想着可真是乱糟糟的,什么妖魔鬼怪全都冒出来了。

  她有些担心的看着四爷,“那十四爷就真的这么相信八爷与此事无关?”

  难怪历史上把十四爷归为八爷党,跟亲哥对着干,就这赶出来的脑残事儿,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老十四自以为自己精明的很,却不知道傻的都要冒油了。”四爷嗤笑一声,“老八是什么人,岂是他能看透的?直郡王那样的性子,现在都肯为老八卖力,就他还以为自己多能耐呢。”

  温馨想着,十四爷可真是个棒槌啊。

  不过又想起上回四爷说过,十四爷在行宫护着他的事情,对这个人也讨厌不起来,就觉得这是个自以为聪明却傻乎乎的人。

  “那现在怎么办?”温馨有些担心十四爷搅和进这件事情里去。

  “哼!我倒要看看老十四还敢去哪里给老八求情,我就不信他敢去金銮殿上诉冤!”

  四爷这是气狠了,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温馨皱着眉头,使劲去想,五年沉淀只做精品的app也没想起来十四爷到底是怎么做的。

  历史大走向不会变,但是具体的细微末节却不会书写。

  然而,四爷一语成谶!

  先有直郡王制造舆论,相面人张明德曾言八爷后必大贵之语,朝野上下京中人心沸腾不已。

  再有八爷在朝中党羽多,声势大,又被皇上查明在内务府做总管时,借职务之便,到处拉拢,妄图虚名,将圣上恩泽、功劳归于自己。

  牵扯出的谋杀太子的事情,彻底点燃了皇上的怒火。

  议政大臣朝会上,皇帝怒斥八爷:“胤禩柔奸性成,妄蓄大志,党羽相结,谋害允礽。今其事败露,即锁系,交议政处审理。”

  就这时候,九爷去找了十四爷,十四爷闯入大殿为八爷求情。

  皇上大怒,拔出佩刀,将诛十四爷。

  五爷抢先于惊呆愣的四爷之前,跪保住皇上为十四爷求情。四爷缓过神来,先给了十四爷一脚,把人踹倒在地,复也上前下跪求情,皇上这才愤怒稍解

  朝会被闹得乌烟瘴气,十四爷被皇上关了禁闭,八爷谋求储位,心怀野心,妄蓄大志,私结党羽,圣谕削其贝勒爵。

  事情发生的太快,等到传到四爷府的时候,温馨正准备带着善哥儿去前头浇菜。

  得了消息,心里想着,不知道四爷这会儿怎么难受呢。

  前几天只是一时戏言,怎么十四爷就真的干了呢?

  四爷那性子,怕是要憋大火了。

  果然,四爷回了书房发了一通大火。

  苏培盛等人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外,谁也不敢进去,一众幕僚在室内正在商议下策,偶尔听着四爷的声音传出来,苏培盛都很不能自己没长耳朵。

  九爷可把十四爷害死了,你说你通什么风报什么信啊!

  知道九爷跟八爷亲近,但是你也没必要拉着十四爷趟这摊浑水啊。

  此时室内也因为九爷的行为正在分析,九爷给十四爷送信,是真的心急之下的无疑之为,还是有心算计十四爷,拐着弯的拖着四爷下水。

  毕竟四爷不能看着十四爷出事,只要十四爷开了口,四爷就等于走在河边的鞋子。

  不湿也湿了。

  前头一院子的幕僚,温馨也不能就这样过去,强压着心里的着急,看着几个阿哥在地里晒得乌黑的提着小木桶浇菜。

  桶的大小,是根据身高来的。

  善哥儿的最小,可是他提着还是有些费力。

  摇摇晃晃的小胖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土中,走一段就停下来歇一歇,然后继续往前走。

  三阿哥嘲笑他好几回,善哥儿不为所动,一点也没有加快速度的意思。

  很有些自己的小主意。

  到是四阿哥自己的浇完了,就跑来给善哥儿帮忙。

  二阿哥负责的地最大,他浇完后,会先帮着三阿哥,三阿哥那里完事儿后,也回来帮善哥儿。

  李氏今儿个也来了,眼睛总是不经意的往书房的方向飘,今日书房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了,她们这边虽然隔了一道花墙,可是还是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影子的。

  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李氏心里琢磨着。

  又看着旁边温氏一脸带笑,安稳如山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胡思乱想。

  倒是一旁的大格格若有所思,不住的悄悄打量温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