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_275

   “大姐姐方才可是去游园了么?话说昨夜那一场雪可是真的大呢,皇宫的景色自然不不比它处。园子里的雪景可好看么?”

   萧妩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面皆是向往和俏皮,087_275朝着唐韵笑嘻嘻说道。

   唐韵看她一眼便勾了勾唇角,她哪里不知道萧妩这是在给她打圆场。虽然自己如今早已经不需要任何人来给她找台阶下,但,这份情她还是愿意领了。

   “是啊。”唐韵缓缓说道:“这雪里的景色是与往昔大不相同呢。”

   萧妩眼中的向往便加深了几分,不由的砸了砸嘴:“早就听说宫里头的御花园堪称鬼斧神工,好看着呢。如今,也只有大姐姐这般尊贵的身份才有资格去游玩。妩儿真是羡慕的紧。”

   “你若是想去,稍后我便带着你一起去转转。”

   萧妩眼睛先是一亮,随即便暗了下去:“还是不要了吧。母妃说了,皇宫大内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随随便便去的。妩儿可是长记性了。”

   唐韵眼中便染上了一丝笑意,知道萧妩是被昨日长信宫里面那一出给吓着了。

   说起来,她的变化还真是大呢。

   她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萧妩的时候,小丫头整个人便如同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谨小慎微而又木讷,稍稍大一点的动静都能将她给吓的半死。

   而如今,不但完全长开了,性子也彻底变了。极是娇憨活泼,加上穿着打扮越发的得体,叫她一日日耀眼起来。若是她一直这么下去,相信总有一日会惊艳四座。

   说起来,人生际遇这种东西,真的足以改变一个人。

   闺蜜间的私语校园清纯美拍

   以前的萧妩被人弃如敝履,如今那可是萧王的心头肉,自然会变的不同。她眸光飞快的扫过一旁站着的秋画,这里面她的功劳该是不小的吧。这丫鬟还真是不容小觑呢!

   秋画自然能感受到唐韵正打量着自己,却仍旧端端正正的站着,脸颊上的神色没有半丝的变化。唐韵便暗暗点了点头,挪开了目光。

   “你们今日进宫来,可是有什么事?”

   “这个……”萧妩的脸上先是出现了一抹迟疑,之后便朝着萧兰飞快看了过去:“还是四姐姐来说吧。”

   萧兰看她一眼,眼中分明藏着不屑,淡淡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来,是想要接二姐姐回府住上些日子。”

   唐韵眉峰一挑:“哦?”

   “如今眼看着便要过年了。”萧兰绷着脸继续说道:“大姐姐您是贵人在宫里头过年便也罢了,二姐姐却不同。父王说,怎的也得将她给接回去,大年下的,府里头少了人实在不像话。”

   唐韵冷笑,府里头少了人?莫非除了萧芷溪,她就不是人么?

   “这话,父王怎的就叫你来说了?”

   这番话俨然句句都是质问,分明是打算拿着萧广安来压人。可这从宫里头接人回去的事情,怎么也该找个身份尊贵的来办不是?

   虽然萧王府没有正妃,好歹还有两个侧妃呢。怎么也轮不到她萧兰一个姨娘所出的庶女在这里耀武扬威吧!

   “呵,我怎么就说不得了?”唐韵眼中的轻视半点不曾掩饰,萧兰显然很是不痛快:“如今在府里头,我可是姐妹里头最大的。”

   唐韵淡淡一笑:“还真是……很了不起呢。”

   萧兰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我不是来跟你嚼舌根的,父王说了,今日里二姐姐必须得回到府里头去。即便是要出阁,怎么也得等到年后,再挑个良辰吉日拜堂成亲。哪里有这么不明不白就住在宫里头的道理?你身为长姐,不但不帮着自己妹妹,还落井下石。父王说也不怪你了,如今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二妹妹就由你亲自接出来吧。”

   唐韵眸光幽幽盯着萧兰,她落井下石?叫她将功赎罪?这话,萧广安是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若不是她小心谨慎,今日里她的境遇只能比萧芷溪更差!

   “大胆。”秋晚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柳眉倒竖杏眼圆翻。死命瞪着萧兰:“对当朝一品郡主口出狂言,你是不想活了么?”

   “反了你了。”萧兰眉峰一挑,万万想不到一个小丫鬟也能来教训自己,于是使劲一拍扶手:“一个下贱的玩意,居然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绿萍,给我掌嘴!”

   她身后的丫鬟身子却是一哆嗦,脸色先是白了白,眼眸中却很有几分迟疑。飞快俯下身子,在萧兰耳边轻声说道:“小姐,如今是在宫里头。”

   哪里想到话音尚未落地,便叫萧兰一巴掌给打在了脸上。绿萍正说着话遂不及防地便咬了舌头。口中立刻就尝到了满满的血腥味,脸颊则火辣辣的疼。小丫头捂着半边脸颊,整个人已然彻底的蒙圈了。

   “养你们这些奴才就是来替主子出气的,如今叫你打个人也这般的畏首畏尾。本小姐留你何用?”

   说着话抬手又是一巴掌,绿萍眼中便氤氲出一丝水汽,偏又不敢开口顶撞。整个人瞧上去委屈极了。

   萧兰俨然是将方才的怨气都洒在了绿萍身上,仍旧狠声骂道:“上不得台面的小贱蹄子这般的不中用!给我滚开,等回去以后回了父王,看不剥了你的皮!”

   “呦,这是谁这么大的嗓门。杂家离着二里地都听见了呢,不知道在郡主跟前喧哗是死罪么?”

   太监特有的阴柔尖利的嗓音自门口幽幽响了起来,正是小安子端着烧好了的炭盆进了屋。

   “怎的杂家方才听着是有人要责罚秋晚姑娘呢?可是秋晚做了什么冒犯郡主的事情?需要杂家去支会慎行司拿人么?”

   大殿里静了半瞬,慎行司三个字立刻叫萧兰惊了一下,旁的话便再不敢说了。

   “那倒不必。”唐韵幽幽说着:“要责罚秋晚的是“堂堂”萧王府的四小姐,至于需不需要送她去慎行司,你得问问她。”

   “是么?”小安子侧目朝着萧兰看了一眼,不在意的说道:“敢问萧王府这位四小姐是什么品阶?”

   萧兰气息一滞,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方才小太监那一眼便如同一把利刃,一下子便扎在了她的心上。

   那个瞬间,她觉得自己看见了……死亡。

   “我……我。”这么一害怕便将想要说的话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我们这位四小姐是我家王爷的庶出女儿,如今又尚未婚配,哪里有什么品阶?”秋晚自然听得出来小安子如今是准备要对萧兰开虐了,哪里有不帮衬的道理。

   “原来是庶出?”小安子尾音挑的高高的,便斜着眼睛看向了萧兰。

   萧兰只觉得小太监那一双眼睛如同带着钩子,一下下将她里里外外给瞧了个通透。那眼中的不屑和轻视叫她很是难堪,而这叫她难堪的人偏还是个太监。

   这种感觉……叫她屈辱的相死。

   好在,小安子也不过瞧了她几眼便偏过了头去:“既然您身上没有品阶,那便动不得秋晚姐姐了。”

   小安子扬起脸,笑眯眯说道:“国师大人见秋晚姐姐和秋彩丫头对郡主忠心耿耿很是感动,是以,今日一早便请了旨,封她们两个为无极宫掌仪。那可是正三品的女官。旁的人,只怕是动不得呢。”

   所以说,莫说是骂你,打你都活该!

   秋晚听得毫不客气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萧兰的脸色便越发不好看了起来。

   唐韵冷眼瞧去,绿萍虽然双手捂着面颊,但那指缝中透出的眸光分明带着一丝快意。

   秋画则不着痕迹地朝着萧兰瞟了一眼,眼底闪过丝谁都没能觉察的不屑。萧妩则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整个人俨然都被桌子上的点心给吸引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方才发生的事情。

   “小安子,你也不要吓唬我那四妹妹了。”唐韵幽幽说道:“以前有我那二妹妹在身边关照着,她这可是头一回出门呢。自然对人情世故不大了解。”

   小安子眼珠子一转哦了一声:“四小姐也不要见惯,奴才方才也是开玩笑的呢。”

   萧兰紧紧咬着唇,她一点都不觉得这话好笑。

   唐韵抿了口茶淡淡说道:“小安子,带着四小姐到你干爹那里去吧。她来是要见你干娘的。”

   “额?”萧兰一愣,表示对干爹,干娘那几个字完全听不懂。

   “四妹妹不是想让二妹妹回府去么?你便直接去跟她说好了,她若是不反对。只管去求皇后娘娘去,只要皇后娘娘点了头谁能拦得住?”

   “小安子。”唐韵朝着小安子说道:“今日这路不好走,你带着四妹妹过去以后,便在外头好生候着。万不可出了岔子。”

   “是。”小安子眉峰一挑,朝着萧兰做了个请的姿势。

   萧兰无法,便只能跟着小安子出了花厅。

   唐韵便又扭头朝着秋晚说道:“你前些日子不还说想念府里头的姐妹么?秋画好歹是从咱们院子里出去的,当初与你情分也不差,赶紧带着她去你屋里头吃茶,歇会子吧。”

   秋晚眸光一闪,扭头朝着萧妩说道:“这可得问问五小姐答不答应呢。”

   “去吧,去吧。”萧妩刚捡了块蛋黄酥塞在嘴里,满口的点心渣子也说不出旁的话,只朝着她用力挥了挥手。

   秋晚便满面喜气的拉着秋画的手出了门。

   直到那二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帘之后,唐韵方才懒洋洋缩回到椅子上:“你怎么会跟着她一起来?”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