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 猫世界 记录世界你

   “光北,你怎么来了?”

   我们还没说服齐大壮,我就看见光北一脸凛然的戴着墨镜站在走廊那端,旁边跟着一个警察,似乎在跟他说些什么。

   光北听完之后,冷冷的朝我们走过来,把齐大壮接了回去。

   光北的脸色都黑到极致了,齐大壮还恬不知耻的笑着说,有这么一个亲家还真是好,这不,好好的出来了?

   “是不是啊,亲家!”

   光北本来在前面走着,顿时停了下来,手里的珠子不停的被他捏来捏去的,像是有股力量怕要蓬勃激发出来了。

   而我的脸也跟着变得惨白起来,急忙抱住光背的腰,笑着说,

   “我们走吧!”

   “不,有人的不应该待在这里。”

   齐大壮和刘大英本来在我们身后有说有笑的,忽然,也定住了。

   我见他们俩互相对视一眼,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们,

   忽然,迎面来了一辆车子,光北转身告诉齐大壮夫妇,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你们上车吧!”

   那两个人顿时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

   “哟,这是给我们的啊!亲家,你也太客气了。”

   他们说的就连我也以为这个东西是光北送他们的了。

   但是光北瞬间摘了墨镜,淡淡的指着这个车说,他们想太多了,不过,要是他们听话的话,这个车也可以送给他。

   然后从车上下来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朝着齐大壮夫妇走了过去。

   齐大壮,还很是开心的说,这个车上都有服务员啊,还真高级,说着就要走,却被刘大英拦住了,她飞快的扫视了一眼我们,走到前面问光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光北说,这还不明白吗?这是他特意准备的车子,要送他们回家。

   那里路途遥远,坎坷不平的,想想他们回去也费劲,就专程送他们回去。

   “光北,你这是…”

   光北用手挡了一下,示意我不要说话,一挥手,让那些人把他们带走。

   刘大英疯狂地挣脱了那人的手,朝我们大吼到,到底要送他们去哪儿,她要给他儿子打电话。

   结果,后面的人很快就抓住了他的胳膊,齐大壮还没顾上反应,也被死死地摁住了。

   “你们折腾了这么久,我看,也应该回去了。”

   光北说,行李也已经给他们打包好了,完全不必担心,所以现在跟他们走就好,会平安送她们回家的。

   “我不走,我哪儿都不去,这里是我儿子家,凭什么让我走啊!”

   刘大英蹦着,用力挣脱着,但都是徒劳无功,还是被黑衣人塞进了车里。齐大壮也是如此,最后也被塞了进去。

   而后,车子就在我们眼前消失了。

   我知道光北很生气,可是都没跟孩子们商量一下,我总觉得不舒服,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的。

   回到我们车上,光北告诉我,要不把他们送回去,以后还不知道要添什么乱子,他已经给过他们好几次机会了,可是人家非但不领情,还总是洋洋得意的。

   那再接着死皮赖脸的住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什么事儿都做不来,还一直找事儿,这是一个大“trouble”,明白吗?

   光北接着说,其实他还是为了姗姗好,以后这老俩即使回了老家,姗姗两口子也有得罪受了,因为那俩人根本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可是,我还是觉得光北做的太欠考虑了,等孩子们回来,我们该怎么说呢!

   “你放心好了,他们回来找我的,到时候,我跟他们说清楚。我做都做了,还担心什么。”

   光北斩钉截铁说完,忽然,伸了个懒腰,跟我说到家了叫他,看起来很是放松。

   “妈,这怎么回事儿啊,我公公婆婆被爸给送回去了?为什么这么突然呢?”

   姗姗过了两天,从外面演出回来,就带着齐斌来到家里问我们。

   齐斌从进门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只有姗姗一个人在不停的问我。

   我悄悄地跟她说,这都是为了她好。

   他爸爸也有苦衷,想必,他们了知道齐大壮偷东西的事儿了吧!

   姗姗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那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可是,他的确做了啊,还拒不承认,这也是事实啊!”

   我说完姗姗顿时哑口无言,齐斌反倒开始开口了,突然跟我到了个歉,虽然是不情不愿的那种表情。

   “齐斌,我知道我们没有跟你们商量就把你的父母送回去了,这件事做的很不漂亮,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心情。”

   “我明白。”

   表面上说的是这样,但是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他们那天问过这件事,走了之后,姗姗第二天打电话给我,问问我能不能再把齐斌的父母接回来。

   都好不容易才送回去,又接来干嘛呢?这不是又给光北心里添堵吗?

   姗姗说,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没办法啊,那老俩几乎每天都给他们打电话诉苦,齐斌每次听了都听不高兴的。

   才跟我道了歉,就不高兴了?

   最烦这种不当面说清楚的人了,有什么不满意的说出来好了,何必藏着掖着最后让姗姗转达给我们呢?

   也太不会办事了。

   姗姗说,这真的不是齐斌想的,但是,齐斌的父母自从回去了之后,他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她公公婆婆总是说,他们是被光北赶回去的,齐大英几乎隔一段时间就要大哭一次,她听着也很不是个滋味。

   “那你呢,你忘记之前他们怎么对你的了,你还想那样吗?”

   姗姗说她当然不想,可是,也不能看着齐斌这么不开心的啊!

   “你父母分明就是瞧不起我!”

   打着打着电话,我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很大的吼叫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紧张地问姗姗怎么了。

   姗姗支支吾吾的,什么也没说,就匆忙挂了电话。

   这时,光北恰好回来了,吓得我也不敢给姗姗拨回去电话,一直忍到了早上。

   “喂,姗姗,昨天怎么了,什么声音啊,齐斌说的话我可是听见了,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妈,你就放心吧!”

   我顺了顺自己的胸脯,舒了一口气。那个声音分名就是要发火了,我担心的是他会一气之下伤害姗姗。而且,昨天那声音一听,就是喝过酒了,喝过酒的人,哪里还有什么意识。

   “但是,齐斌是不太高兴,他总觉得我们太自私了,可能是我们家原本就有钱的缘故,他心里负担其实挺重的。”

   这句话我就不认可了,他又不是刚知道这件事,以前姗姗不是全部都告诉他了吗?

   现在又不自信起来了,早干嘛去了。

   那时候,光北不在家,我决定亲自和齐斌聊一聊。

   到了姗姗家,齐斌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我开门进去的时候,垃圾桶里已经有一堆烟头了。

   齐斌见我来了,吓得掐灭了烟头,急急忙忙的叫了声“妈。”

   看得出来,还是挺不情愿的。

   我说既然今天大家都在,就好好的谈一谈,让他有什么委屈或者不开心的都同我讲一讲。况且他叫我还一声妈,我应该知道他的想法。

   齐斌一开始,还是很拘谨的说,没有什么事儿,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是姗姗说什么了吗?

   我告诉他,当初看上他就是因为那股实实在在的劲儿,所以,还不如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在要和外面一样,小心意义的话,那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区别。

   相反,结婚以后好像更麻烦了不是吗?

   我说话的时候,齐宾一直在点头,而后狠狠的砸了一下护栏,眉头紧锁的咬着牙,过了很久,才告诉我,的确不是很开心。

   他父母,那可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他自己都决定不了他们是否应该住在哪里,然后,被通知到的时候,他父母已经在家了。

   这种心情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吗?

   作为孩子而言,谁不希望父母好好的呢!

   “齐斌,快 猫世界 记录世界你这件事是我们不对,但我希望不要对你跟姗姗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你要知道,你有做儿子的心,我们也有一颗做父母的心。”

   我觉得换位思考再合适不过了,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谁是个冷酷到极点的人。

   说完这一番话,齐斌似乎有些顿悟,却还是一脸麻木的表情,我觉得他也需要时间。

   我们把话说开了,以后多少会相处的舒服一些。

   “这样吧,过几天,你爸爸就要过生日了,到时候来家里吃饭,我给你们做几样好吃的。”

   “蒽,好,我知道了。”

   见他应声答应,我拍了拍齐斌的后背,还是蛮高兴的。

   “好了,那我就回去了,等你爸爸过生日的时候,你们再来,别想太多了,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好吗?”

   齐斌终于用力挤出了一丝笑容给我,我不知道他是否是真心的,但起码诚意还是在的,只要还能和他沟通下去,我相信就一定没问题的。

   我想着,到时候,在慢慢解开她跟光北的矛盾,让他们好好谈谈心。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