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性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这么说起来大哥是这个城里的二号人物了?”

   “好说。”大汉笑笑,王雨瑾的那声大哥叫的他全身舒爽。

   “大哥帮我找几个人如何?和我一起掉进这里的还有几个朋友,不过我们掉进来的时候失散了。”王雨瑾说道。

   “要找人呀!我说过你伺候舒服我了随便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大汉含含糊糊的说道。显然就是敷衍。

   王雨瑾哪里会看不出来?自然也看出了他的敷衍态度。不过此地也不是翻脸的地方,她跟着男子走进了和城主府很近的一幢独门小院的豪宅里面,豪宅前门后门都有人把手着,占地也是城主府之外最大的一间院落。走进房间里面,虽然比不上都市里豪宅的标准,不过在这种落魄的地方能有这么一块落脚地已经显示此人的能耐了。

   院子里面王雨瑾居然还看到一个巨大的游泳池,在这种水资源匮乏的地方,看到一个游泳池这是什么概念。

   见到王雨瑾眼中的震惊,大汉就得意了。“这我是让几十个水能者给我蓄的水,一个星期换一次水,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你如果喜欢可以去里面游泳。”大汉慷慨的说道。一边一双眼睛上下瞄着,差不过光用眼睛就仿佛在伺候她入浴了。

   “游泳就算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了,下去怕你这一池的水都被我污染了,不过可以的话,我洗一个澡。”

   “这是一件小事,要不,你澡洗完我们一起游泳?”大汉提出邀请。

   王雨瑾没有回答对方,只是露出羞涩的一笑。大汉看在眼中,心猿意马,像他这种常年穿梭在花丛中的男人,对女人身上的味道极其的敏感,就是闻到王雨瑾身上的处子香味,才会对她势在必行,一般情况下的女人他还没有多少兴趣。

   马上他让人准备洗澡水。

   来到浴室,王雨瑾又是吃了一惊,谁能想到能量石还能这么用,澡堂可都是用乳白色的能量石铺成,感觉到能量,再一次小黑出现了。

   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

   “别急,到时候这里都会是你的,现在你要学会忍耐。”王雨瑾说道。

   王雨瑾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这是才到此地大半年以来第一次洗澡了,洗出来的水,黑的都像臭水沟出来的。其实她已经是能者,身上排出来的污秽已经很少了,不过抵不过风餐露宿呀!

   王雨瑾洗澡的时候侯宁并没有动手,而是很安分的泡了一壶茶,准备了上好的茶点在外面等,对他来说也不差这点时间。驯服女人过程才是最美好的。

   看到王雨瑾从浴室出来,一身的清爽,也除去了一身的尘土,他吹了一声口哨。不错,美丽清新,最重要的是身上的处子味道更浓了。他喜欢。

   “要不喝点茶。用点茶点,你来这里肯定都没有吃到过这些。”侯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雨瑾为难的看向茶点,现在她还真的不想吃,也不敢吃。作为药剂师很容易就发现了茶点里面的问题。

   “怎么你这么点面子也不给吗?别忘记了在这里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侯宁见王雨瑾犹豫,已经猜测到王雨瑾知道了茶点里面的问题,确实有问题,他在里面放了一些能使人兴奋的东西,让女人很容易听他摆布。

   “是呀,我没有了退路,不过既然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前辈为什么还要下药呢?”王雨瑾走上了前,眼神幽怨。

   “呵呵,这不就想让你我乐呵乐呵吗?”侯宁见王雨瑾的话锋变软,加上这里是他的地盘他也放松了下来。他的手这次成功的揽住了王雨瑾的小蛮腰,王雨瑾把手附在了对方的手上,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王雨瑾的手中发出。

   侯宁一震,想要推开王雨瑾,不过小黑已经收到了命令这个人的能量可以吸,有这么会放过。

   “你,姑奶奶放了我,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要什么我都给,只要你能放了我。”见自己根本就摆脱不了这股吸力,这种时候反抗简直死的更快,所以侯宁也很直接,直接跪倒在地上祈求,一只手还在王雨瑾的掌握之下。

   “我哪里敢呀!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吗?”

   “姑奶奶,我,是我的地盘,现在是您的地盘了。你要什么我都会满足给您的。”侯宁颤抖着说道。

   “王雨瑾想了一下,让小黑放手了,和侯宁比起来毕竟侯宁是一个地头蛇,最重要的是他很怕死,一个已经在此地堕落的人,已经完全没有斗志,只想要过着他的富贵荣华的日子。

   王雨瑾一放开侯宁,侯宁下意识的就要逃。

   “你走呀,你走的话我马上把你全身的能量都给吸收尽了。”

   被王雨瑾一威胁果真侯宁不敢动弹,他哪里敢动?

   “您,您要我做什么?”他跪在地上,根本不敢用眼神直面对王雨瑾。颤抖的问道。王雨瑾身上的吸力太诡异了,侯宁以为王雨瑾是隐藏了自己的源能力,所以才导致了他没有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源能力波动,而以为小黑是王雨瑾修炼的一种邪门的功夫,并不知道小黑并不是功法,连王雨瑾自己都说不清小黑是什么,别说是别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王雨瑾在原本侯宁所坐的位置上大肆肆的坐下,翘起了二郎腿问道。

   “前辈,我叫侯宁,侯府的候,宁静的宁,已经来此地六十年了。”他马上自动自觉的回答,连王雨瑾所没有问的,都道了出来。

   “六十年?”难怪能在这里成为二号人物。“你们此地的城主是什么人?”王雨瑾下意识的问道,因为此地有阵法的痕迹,难道城主懂阵法?

   “城主是世袭的,世代在此地经营。已经有几十代。”

   “这里是城主的祖先建造的?”王雨瑾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里存在已经很久了。谁也说不上多久了。”他想了一下说道。

   不管这里是谁建造的对王雨瑾来说这些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摆平体内的小吃货。

   “你首先把你府上所有的能量石全部去搬来。”王雨瑾翘起二郎腿说道。先满足了小黑再说,身在金山吃不得,小黑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刚才让它停手,她费了很大的尽才让小黑停手。所以必须要让它先尝点甜头。

   “好,这是小事。”侯宁连忙吩咐下去,没有过多久,王雨瑾的脚边已经堆满了能量石。王雨瑾把手放在能量石上面,只见,满地的能量石转瞬之间都成了一堆的粉末。

   看的侯宁胆战心惊,刚刚他如果说的晚一点,是不是就是这推粉末的下场了?一般人吸收这么多能量石早就暴体而亡了,而王雨瑾居然多多益善,这么多能量下去,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还是人吗?

   “现在你帮我去弄张纸和弄支笔来。”吸收了能量石,这次小黑总算是安分了不少,王雨瑾这才准备找寻廖云扬几人的事情,画了七张画像,秦杰,廖云扬,弥牟雪,裘小万,黄洋,谢宝,最后还后蜘蛛小白。

   “帮我看一下这里有没有这几人来了此城!”王雨瑾把画像交给了问道。“还有给我多找一些能量石过来。”王雨瑾说道。

   “这个,前辈,找人是没有问题,不过能量石我们每个月大头都要上交给城主府,虽然我们结余不少,不过像刚才这堆也是我多年来累计的,我们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风光。”他苦笑着说道。“除了大头城主府拿去了,还有每个月底下这些人的人头税,杂七杂八的开销,底下兄弟跟着,不可能亏待了,这些都是钱。结余并不多。”侯宁苦笑的说道。

   王雨瑾挑眉,这家伙这是在暗示她,要得到更多的能量石,就要去城主府,好奸诈的家伙,几句话就挑拨了城主和她的关系,如果她有心,可能会直接去端城主府,可是对他有何好处呢?

   “我端掉城主府对你有什么好处?”王雨瑾问道。城主府她要看情况再说,还不知道此地的阵法是谁布置的,如果真是那个城主布置的,这个城主可能就不好惹。

   “呵呵,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要你能帮我拿来解药。”他面色沉凝。眼神对城主府并没有什么好感,还透着一股恨意。

   他的话王雨瑾可不会全信,包括表情也一样,都已经活了半世的人,想要演戏太简单了。不恨她,反而恨城主?怎么都难以置信。而且他所说的解药又是什么?

   “解药?为什么要解药,城主府给你下了药?”

   “你以为城主府凭什么这么相信我们?而我又如何在此地会这么醉生梦死?和你不妨说实话,我们这些帮城主府赚钱的人都是服下过毒药的,城主府每个月都会给我们一次解药,如果谁反抗都会收到城主府的严惩,我前面一个管理者就是这么被城主府替代的,那时我刚刚来到此地没有多久,然后看着那人一个八级能者,痛的只会在地上打滚,最后从他的口中鼻子中肚子中爬出很多很多的虫子。”边说,侯宁仿佛看到了当时的景象,恐惧的捂住了脸,所以他才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反抗一词。

   以前没有想过不代表心中没有这个想法,谁会喜欢受制于人?而且身体里面还有如此之剧毒的毒药。以前他没有反抗是没有看到时机,而现在看到王雨瑾的能力他看到了希望,所以才会有此一说,对方既然需要大量的能量石,而在此地没有人比城主府中的能量石多,整个城主府世世代代累计,能量石有多少,连他都算计不出来。

   听他这么一说,王雨瑾抓起他的手,想去用精神力查看他体内的情况,不过刚刚抓起对方的手腕,就想起了自己现在全身精神力尽失,根本就没有办法查看 。她拿出随身的几枚小针,然后脱去了侯宁的衣服,然后顺着七经八脉在他体内的几路重要的代表生的穴道中迅速插下,要检查是否中毒除了用精神力查看,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用针,接着她的食指搭住了他的脉搏,这也是青长仙尊圣界的方法。

   只见他的经脉中有着一点点的异动,这种异动并不是毒,而是身体里面有着东西在寄生。她想到了刚才侯宁所说前一任管理者死亡的时候很多虫子从他的身体里面冒出来,难道这毒就是虫子?

   王雨瑾记得自家老祖的祖籍中记载着很久以前地球的一种叫做“蛊”的东西,就是被人种在身体里面,如果那人反抗,“蛊”就会咬死寄主。

   再看侯宁身上的生穴被她封住以后,他心脏部位就鼓了起来,由如拳头大小的一块。非常的吓人。

   王雨瑾伸手在他鼓起的心脏部位细细的抚摸,这些东西并不是一个物体,而是有很多个物体组成,现在这些东西正在沉睡,并不具备威胁能力。

   “这,这......“侯宁看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惊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知道每个月吃下一枚解药,从来都是不痛不痒,从来不觉得身体里面的变化,不过他看到过前任管理者的死亡自然知道这种毒有多厉害,可是并不知道身体里的毒是什么,他曾经也暗中找一些药剂师以看病为名,偷偷的查看过,不过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是第一次有人找到了他身体里的毒。

   但是他也害怕呀,怕王雨瑾的做法让这个毒直接爆发了,他还不想死呀!

   “你放心,没有其主人的命令,这个虫子是不会从你身体里面钻出来的,不过你已经吃下了这么多年的毒药,只怕心脏里面这些虫子虫卵都生了不少,其实不管你是不是继续吃着城主府所谓的一个月一枚的解药,你也最多还有两三年的寿命。”王雨瑾实话实说道,一个月一次的所谓的解药,其实并不是解药,而是麻痹疼痛的药,而虫子已经在侯宁的心脏里面寄居,吸食侯宁心脏的精血为生,而产的卵也都在他的心脏里面,等于他身体不过是这些虫子的养殖场。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