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

江必清等了大半天,看师傅还在修炼,“沉渊哥,师傅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完?”

“不知道,你先回去和李老爷子说说,别让老头子瞎担心。”李沉渊摇头,对江必清交代着。

“可是,李老爷子要是追问咋办?”江必清心有忧虑。

“那就把他带过来吧!这老头子要是看不到舟舟,必定会不断追问你;还不如直接将他带来看看,等他看后就能放下心来了。”

江必清郑重地点着头,“好的,沉渊哥,我这就回去。”

一路下山,江必清刚到家,便被李老爷子拦住,“必清,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舟舟和沉渊那小子呢?”

“李老爷子,我正要找您;师傅和沉渊哥在山上,暂时没法回来了。”江必清回着,“师傅正在突破,突破后还得巩固修为,时间不定。”

“时间不定?那舟舟不用吃饭吗?人是铁饭是钢啊!”李老爷子忧心了。

江必清失笑,“老爷子放心,师傅就算是三天三夜不吃都没事。”

“不行,我得去看看,你带我上山看看。”李老爷子拉着他耍赖,“你要是不带我上山,你也别想上山了。”

“老爷子想多了,沉渊哥交代过,老爷子想上山看师傅随时都可以;只是,现在山上没有吃的,沉渊哥要给师傅护法,走不开。我现在去灶房找些吃的带上山,一会儿再走。”江必清好笑的摇着头。

李老爷子似有若无的点头,“还算那小子识趣,你也别去灶房了,就在这里等着。许长生,田军把馒头包子菜都打包,咱们上山吃。”转而,又往另一个房间里喊了一声,“老三,去山上吃饭,顺便看看舟舟。”

海边清新美女白嫩玉腿裙摆飘扬唯美写真

“好的,首长。”许长生的声音传来。

“好,我知道了,爹。”李鸣瑾简略深沉,出口之音包涵磁性与魅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走了出来。

一会儿的功夫,许长生就把所有做好的东西打包好,一人手里抱了一大包东西,“首长,晚饭都打包好了,咱们真去山上吃?我还没上过这边的山呢,山上的野物肯定很多,我也能练练手了。”

“那你们可收收那心思,山上的那些小东西被师傅吓怕了;现在师傅走哪儿,小家伙们就跑。师傅和沉渊哥打猎还行,你们就别想了。”江必清好心提醒一句。

田军不甚在意,呵呵笑着,“山上那么多野物,我还不信一只都猎不到。”

“是啊!山上这么大,总能猎到那么一两只的。”许长生也不信,李沉舟和李沉渊兄妹小小年纪就算是打猎,也不可能走遍整个大山。

江必清见他们没听进去,也就不再说话;带着他们一起往山上走;进了深山,来到浓雾弥漫地聚灵阵前,江必清指着里面,“师傅和沉渊就在里面。”

“这里怎么这么奇怪?雾气这么大,但是没有弥漫到其他地方去。”李老爷子紧蹙眉头,率先走进阵中,一股灵气扑面而来;身上的毛孔都似舒展了一般,清凉的灵气从毛孔之中钻入,又从各个毛孔挥散。

李鸣瑾也跟着踏了进去,他的感受更为深刻些;清凉的灵气似在洗伐着身体各处筋脉一般,格外舒坦,身上留下的暗伤也似被安抚,没有再隐隐作痛。

“真舒坦,好些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爹,我身上的暗伤都不疼了。”

“李团长,我也是,身体都好像松了一头,没有之前的沉重感。”许长生抱着一个大包,一手摸着手臂,哪里以前受过伤;因为医疗条件有限,因此,留下了后遗症。

田军还年轻,只是感觉舒服,并没有其他三人的感受那般强烈。

江必清走到二人身侧,指路前行,“这是师傅设下的聚灵阵,这些雾并非是普通白雾,而是灵气汇聚形成的雾状;我曾经听师傅说过,若是普通人常年在拥有灵气流动的地方,可延年益寿,身体康泰。”

“还有这奇效?”李鸣瑾颇为意外。

“自然。”江必清领着他们走到阵法偏中央的地方才停下,“沉渊哥,我回来了;李老爷子和李团长他们也一起上来了,麻豆传媒晚饭也带来了。”

李老爷子和李鸣瑾等人看不清李沉舟,她的全身都被浓烈的灵气包裹;那灵气旋涡还在不断旋转,形成了一副十分壮观的景象。

若被外人看到,必定认定为仙。

李沉渊敛息收功,起身,向李老爷子等人看了过来,“舟舟正在修炼,你们不要打搅她;看过就行,我们去外面吃饭。”

李老爷子和李鸣瑾都没意见,在江必清的带领下走出了聚灵阵外围,各自找了个地儿随意坐下。

李老爷子和李鸣瑾都是军人出生,只要有地儿可坐便能坐。

“沉渊,舟舟那样不会有问题?”

“不会出问题,舟舟是在晋级;每一次晋级都需要大量的灵气供给,所以,这也是舟舟不愿意回你们四九城李家的一个原因。”李沉渊帮着许长生和田军二人把吃食放好,拿了一整只野鸡就啃。

李老爷子稍稍放心了些,可想到小孙女不能和他回去,又开始心塞;此刻看李沉渊吃饭的样子,竟是和小孙女十分相似,不自觉的摇头失笑起来。

“你还真是和舟舟的性子挺像的,连吃饭时候的习惯都有些类似了。”

“沉渊,以前你也是这么吃的?”李鸣瑾大口吃着肉,可也不似李沉渊这般粗鲁地吃法。

李沉渊摇头,“跟舟舟学的,这样吃肉特别香;舟舟这种吃法值得借鉴。”

“嗯,我也觉得师傅这种吃法挺不错的,满嘴肉香。”江必清拿着个切好的鸡腿啃,他的食量没有师傅和沉渊哥大;但是,进了练气一层后,胃口也翻了一倍。

“这就是潜移默化。”李老爷子也跟着他们学,一嘴下去,“哎哟,我的牙唉…….”

“哈哈哈”

李鸣瑾等人大笑起来,就连江必清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看李老爷子冷眼横来,许长生和田军连忙收敛,只那肩膀仍然不停的抖动。

“爹,您慢点吃。”李鸣瑾递了一块小一些的肉给老爷子,“您别把牙给扯下来了。”

标签:

Related Post